<sup id="8c0mi"></sup>
<acronym id="8c0mi"><center id="8c0mi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8c0mi"><small id="8c0mi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8c0mi"></acronym>
<rt id="8c0mi"><small id="8c0mi"></small></rt>
<rt id="8c0mi"><center id="8c0mi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8c0mi"><small id="8c0mi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8c0mi"><small id="8c0mi"></small></rt>
<rt id="8c0mi"><optgroup id="8c0mi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8c0mi"><small id="8c0mi"></small></rt><acronym id="8c0mi"><optgroup id="8c0mi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8c0mi"><small id="8c0mi"></small></acronym><acronym id="8c0mi"></acronym>
?
北洋軍閥們的最后結局 2018/4/25 來源:國防時報
摘要:1928年12月29日,遼寧沈陽大帥府前的五色旗被緩緩降下,取而代之的新國旗是國民政府的“青天白日滿地紅”。以五色旗作為國旗的北洋民國從此走進歷史。

  請關注《國防時報》報道——

周渝

19281229,遼寧沈陽大帥府前的五色旗被緩緩降下,取而代之的新國旗是國民政府的“青天白日滿地紅”。同日,奉軍少帥張學良宣布:東北從即日起遵守三民主義,服從國民政府,改變旗幟,史稱“易幟”。以五色旗作為國旗的北洋民國從此走進歷史。

段祺瑞“馬蹄南去”

民國十五年(1926年)49,段祺瑞被馮玉祥驅逐下臺,退居天津日租界當寓公。段祺瑞退居天津后,每天吃齋念佛,下圍棋打麻將,日子看似清閑,但那顆熱衷于政治的心始終未能真正清凈下來。

自從下臺后,曾經追隨段祺瑞的舊部一直在四處運作,為其重新上臺鋪路。除了北洋舊人,段祺瑞與國民革命軍陣營的首領蔣介石也有聯系,按輩分算,他是蔣介石的老師。19287月,剛完成北伐的蔣介石就曾在北京飯店與段祺瑞會面,對段亦是畢恭畢敬,以老師稱之。

比較有意思的是,段祺瑞在天津竟還和溥儀去拉關系,但這兩人都放不下架子,于是相約在溥儀生父載灃家中見面。但這次會見,雙方不歡而散,據說是因為溥儀態度十分傲慢,根本不把段祺瑞放在眼里。段祺瑞十分生氣。不久后,溥儀就出逃到東北去當傀儡了,與段祺瑞自然不會再有聯系。

偽滿建政后不久,日本關東軍對段祺瑞的策反工作也展開,土肥原賢二數次到天津秘會段祺瑞,請他出山組織華北政府,并表示日本會全力支持。對熱衷權力與政治的段祺瑞而言,這無疑是個巨大的誘惑。但段祺瑞始終不表態。當時,段祺瑞的老部下王揖唐已暗投日軍,三番五次前來試探,也未得到明確答復。

1933119,國民政府的密使錢永銘秘密抵達天津與段祺瑞見面,并面交了蔣介石的親筆邀請信,邀請段祺瑞南下頤養天年。此時日軍的動作蔣介石也心知肚明,他深知一旦段祺瑞出山附逆,必然造成華北分離的后果。就這樣,段祺瑞終于下決心,離開天津是非之地,南下躲避日本人的糾纏。

聽聞段祺瑞決定南下,受命勸阻的王揖唐急了,說話也漸漸露骨。但對于王揖唐的勸說,段祺瑞十分不滿。待王揖唐再來,便直言道:“我是中國人,決不做漢奸傀儡,就是你自己也好好想想,不要對不起祖先、父母和祖孫后代,我決計到南方去,以后不要再來多說了?!?/span>

1933121,年近七旬的段祺瑞攜家人離津南下,于122中午抵達南京。當日,蔣介石命令南京少將以上軍官,著軍服至浦口車站歡迎,蔣自己也親自在下關碼頭迎接,并于當晚設宴招待。

此后,無論日軍與北洋舊部使出何種誘惑,段祺瑞都沒有動過北上的念頭,在上海度過了晚年余生。

直系軍閥沉浮錄

20世紀30年代初期的華北,由于中國軍隊在軍事上遭遇失敗,不得不簽訂恥辱的《塘沽協定》。此后,日軍一方面成功驅逐了華北的國民黨勢力,一方面在冀東設置特務機關,以土肥原賢二為機關長,到處策動失意政客,密謀效仿炮制偽滿政權之方式制造“華北國”。

運作對象中,就有直系軍閥大佬曹錕。10年前,曹錕一度登上北洋政府大總統寶座,不久后卻因賄選而聲名狼藉,北京政變后更是慘遭囚禁。

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變時,這位布販子出身的大軍閥在野已久,寓居天津。負責策反曹錕的是土肥原賢二,曾幾次派人登門拜訪,均遭拒絕。關于此事,還有段傳聞,即當時日本人前來拜訪,曹錕本想開門迎接,卻被他的四夫人劉鳳瑋攔阻,劉夫人對他說:“就是每天喝粥,也不要出去給日本人辦事?!惫视杏^點認為,曹錕晚年拒絕與日本人合作,與夫人劉鳳瑋有很大關系。

總的來說,日軍在策動華北分離的陰謀中,比炮制偽滿遇到的困難要大得多。搞到最后,雖然炮制了冀東偽政權,但只能請到殷汝耕這樣的角色出來主持。

這個殷汝耕成分比較復雜,此人早年加入過同盟會,辛亥革命后在北洋政府、護法軍政府和張作霖的奉軍中均任過職,因為精通日語,了解日本,有“日本通”之稱,但沒想到通著通著就成了“精日”(“精神日本人”的奸臣),投偽附逆,最終在抗戰勝利后被處以極刑。

當然,直系軍閥中也不乏附逆者,齊燮元就是典型的代表。齊燮元在北洋政府時期曾擔任江蘇軍務督辦、蘇皖贛巡閱副使等職。曹錕當選總統后,執掌江蘇的直系軍閥齊燮元,與屬于皖系的浙江軍閥盧永祥,為爭奪上海打了一仗,結果,齊軍成功擊敗盧軍。

但好景不長,不久后,北京政變爆發,直系首領曹錕被軟禁,吳佩孚敗逃,齊燮元也被段祺瑞免職。北洋政權覆滅后,齊燮元一度投靠過閻錫山,但很快在中原大戰中敗北。在軍事與政治生涯上屢屢失敗卻不甘心的齊燮元,最終上了日本人這艘賊船。

1937年“七七事變”后,齊燮元等公開投日的漢奸大為活躍,爭相效力。汪偽政府成立后,又任偽華北綏靖軍總司令。

這樣一個巨奸,在抗戰勝利后自然逃脫不了被逮捕的命運,但令人瞠目的是,在審判臺上,齊燮元毫無悔意,反而強行狡辯:“汪精衛是漢奸,因為他聽日本人的;蔣介石是漢奸,因為他聽美國人的;我齊燮元不是漢奸,因為我只聽我自己的?!边@番話只是徒增笑料,齊燮元于1946年被以漢奸罪處決。

吳佩孚的是非與疑云

生活在日軍鐵蹄下的北洋軍閥中,情況最復雜的當屬吳佩孚。

首先,吳佩孚生前名氣極大,作為直系軍閥的后起之秀,吳佩孚有儒將之稱。1924年,他成為首位登上美國《時代周刊》的中國人,并被認為是將來最有可能統一中國的政治家。

其次,他死后備極哀榮,吳佩孚去世后,國民政府追贈其為陸軍一級上將,明令褒揚,并為其舉行追悼大會,蔣介石、何應欽、于右任等國民黨軍政要人親自前往致哀。

最后,后世對其評價頗高,一方面說其個人節操好,另一方面則贊譽其晚年堅決拒絕與日偽合作,最后被日本人殺害。

基于以上原因,吳佩孚的形象基本定格。但若仔細考察吳佩孚生前最后幾年的作為,又存在種種矛盾和疑云,故而非常復雜。

吳佩孚自北伐戰爭中被北伐軍擊潰后,一直在尋找東山再起之機會,但幾次計劃復出均無果而終,晚年寓居北平,“七七事變”后亦未南渡。吳佩孚沒有像段祺瑞那樣選擇南下,有個重要原因,是他始終沒有向國民黨認輸,即使北洋政權早已覆滅,他仍視蔣介石和國民政府為仇敵。這也正好為日方所利用,使得他與日方關系變得十分微妙。

1938年武漢會戰后,日本陸軍失去了可以斷然實施正規作戰的余力,對非軍事手段的期待開始高漲。當時華北的“臨時政府”和華中的“維新政府”(日本侵略軍占領上海、南京后組織的漢奸傀儡政權)兩個偽政權已顯頹勢,日方希望能起用更有聲望、有勢力的政治家作為即將成立的新政權的政府首腦,具體工作還是由老特務土肥原賢二負責。

土肥原鎖定了兩個目標,一位是唐紹儀,另一位則是吳佩孚。不久,唐紹儀被軍統特工暗殺,土肥原的行動目標就集中到吳佩孚的身上。當時,日本對國民政府內部汪精衛的誘降工作也在同時進行,按照日本陸軍的構想,他們希望將來的新政府由汪精衛領導政治,吳佩孚指揮軍事,但要實現這一構想并不容易。

被土肥原指派與吳佩孚交涉的是日軍少將大迫通貞,接觸中,吳佩孚也并非“斷然拒絕”,而是一再提出了自己的出山條件,其中就包括親自練兵,以及日軍退出“冀魯豫晉察綏蘇皖鄂”九省的要求。這自然與日方的設想相矛盾,而且從結果看來,雙方未談攏,倒像是日本人被吳佩孚愚弄了一番。

1939124,吳佩孚在北平病逝。關于吳佩孚之死,當時重慶方面的媒體說是被日本人所害,原因是吳佩孚“斷然拒絕”與日方合作。這個說法長期成為定論,但至今還沒有任何具有說服力的證據證明吳佩孚確為日方殺害。  (據《國家人文歷史》)

相關新聞
標簽: [責任編輯:張彥琳]
分享到: 更多
網友評論3691人參與 0 條評論
用戶名 密碼 注 冊
 
國防新聞網介紹 | 投資者關系 | 廣告服務 | 誠征英才 | 保護隱私權 | 免責條款 | 法律顧問 | 意見反饋 |
國防時報 版權所有
蜀ICP備11006728 川新備12-000053
Copyright©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.
信阳| 湖州| 海安| 晋中| 澳门澳门| 嘉峪关| 赣州| 任丘| 河北石家庄| 中卫| 牡丹江| 桂林| 德州| 邹平| 临沂| 自贡| 凉山| 西藏拉萨| 陕西西安| 乌海| 牡丹江| 阿勒泰| 贺州| 松原| 琼中| 乌兰察布| 吉林长春| 台南| 海安| 郴州| 日喀则| 邵阳| 白城| 海北| 三亚| 宁国| 达州| 泰安| 宜宾| 六盘水| 怒江| 铜仁| 阜阳| 荆门| 肇庆| 浙江杭州| 阿克苏| 松原| 霍邱| 新乡| 沧州| 晋城| 定州| 威海| 唐山| 陕西西安| 丽水| 汝州| 启东| 酒泉| 公主岭| 汕尾| 陇南| 喀什| 嘉峪关| 牡丹江| 濮阳| 大丰| 吐鲁番| 丹阳| 株洲| 榆林| 博尔塔拉| 长治| 衢州| 灵宝| 泸州| 伊犁| 鹰潭| 阜阳| 高雄| 新泰| 仁寿| 江西南昌| 温州| 昌都| 义乌| 绥化| 娄底| 云南昆明| 泉州| 吐鲁番| 嘉善| 铁岭| 白山| 玉林| 曲靖| 承德| 长兴| 河池| 博尔塔拉| 南充| 天水| 盐城| 海安| 南充| 吴忠| 遵义| 株洲| 盐城| 神农架| 海西| 延边| 漳州| 青州| 三沙| 南阳| 烟台| 普洱| 明港| 天水| 中卫| 潮州| 章丘| 溧阳| 云浮| 嘉善| 醴陵| 永康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晋江| 吉安| 景德镇| 金华| 安阳| 博尔塔拉| 宜都| 双鸭山| 湘潭| 唐山| 广西南宁| 济南| 张家界| 朝阳| 三沙| 和田| 和县| 锡林郭勒| 鹤岗| 余姚| 凉山| 十堰| 双鸭山| 忻州| 庆阳| 临海| 绥化| 营口| 嘉善| 台山| 六安| 漯河| 溧阳| 吉安| 湖州| 陇南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阿拉尔| 长垣| 北海| 嘉峪关| 改则| 天长| 驻马店| 沭阳| 喀什| 昌都| 乐清| 海东| 威海| 天水| 金华| 庆阳| 澳门澳门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定州| 玉溪| 本溪| 赣州| 肥城| 安阳| 莆田| 澄迈| 白山| 鞍山| 台南| 安阳| 忻州| 许昌| 绥化| 青海西宁| 甘南| 泉州| 包头| 玉林| 百色| 海西| 江门| 江苏苏州| 临猗| 金华| 毕节| 寿光| 四川成都| 中山| 咸阳| 九江| 福建福州| 中卫| 宁波| 郴州| 咸宁| 柳州| 燕郊| 茂名| 池州| 清远| 驻马店| 宁德| 佛山| 七台河| 桐乡| 淮安| 廊坊| 乐平| 庄河| 金坛| 铁岭| 张北| 普洱| 乌兰察布| 贵港| 南安| 通辽| 柳州| 阿拉善盟| 赵县| 永康| 揭阳| 湛江| 安岳| 广饶| 阳江| 遂宁| 秦皇岛| 防城港| 永康| 惠东| 金昌| 和县| 湘西| 汕尾| 株洲| 阿勒泰| 宁波| 涿州| 伊犁| 启东| 江门| 兴安盟| 天门| 巴中| 宜昌| 龙岩| 佳木斯| 菏泽| 泉州| 平顶山| 海门| 库尔勒| 萍乡| 大连| 东台| 广饶| 内江| 克孜勒苏| 山东青岛| 寿光| 姜堰| 鞍山| 眉山| 来宾| 瓦房店| 汝州| 深圳| 东海| 改则| 毕节| 乐清| 和县|